却见帐篷顶部已经整个的飞了出去随即

小编:这鬼天气,突然来了一场这么大的雪,赶紧找个地方喝一杯是正经,然后咱们就各自滚蛋回家吧。冬天冷热情提议:小心点,别把你们的玄兽冻得拉肚子。 放你的三千六百个心!其他三

 
    “这鬼天气,突然来了一场这么大的雪,赶紧找个地方喝一杯是正经,然后……咱们就各自滚蛋回家吧。”冬天冷热情提议:“小心点,别把你们的玄兽冻得拉肚子。”
 
    “放你的三千六百个心!”其他三人一起翻白眼怒骂。
 
    但想一想,就这么分别,竟颇有些不舍的意思。
 
    当下四人商量着,找个好地方好好的喝上一顿离别酒?
 
    但此际大雪茫茫,四下更无繁华城镇,更遑论上档次的酒肆?
 
    于是乎,干脆就着山势,扎了一个大帐篷。
 
    兄弟四人撅着屁股钻进去,搞了几个冰凉的菜,凑活着喝酒,大抵是喝一杯,嘶嘶的吸一口凉气,反正四人要的就只是个气氛,非是真正的喝酒吃饭。
 
    “真特么过瘾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吸着气:“冷天吃冷菜在冰天雪地里喝凉酒,真是风雅至极,赏心悦目啊!”
 
    其他三人都是翻白眼。
 
    今天才终于明白冬天冷这个名字,真是有道理。冬天,是真的冷啊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便在这时。
 
    外面正在忙活着的几个家族高手突然间脸色都是整齐的一变。
 
    因为,就在前方,大雪遮盖的地方,正有一股滔天气势,排空而来。
 
    几道身影,衣衫之下,居然就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 
    只有四个人。
 
    都是一身白衣,头扎白布裹着,宛如服丧一般。
 
    这一刻,天地似乎都变了颜色。
 
    雪的轻寒,霜的清冷,冰的极寒,还有那纵横捭阖的剑气,充斥了整个冰天雪地!
 
    众人心头一紧,顿时明白了这四个人是谁。
 
    四季楼当年传说,五大尊者之刀剑雪霜冰,除了刀没有来,其他四个人,居然这么整齐的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 
    空中的气势未尽,还有风雷激荡。
 
    似乎还有不少人,正向着这边赶过来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五十三章 去便去,死便死!
 
    这般大举来袭的,当然就是四季楼,而此行为首者,正是四季楼五大尊者之首,剑尊者。
 
    风雪中,剑尊者目光如剑,举凡飘落在他目光所及之空间的雪花,尽都悄然粉碎,点滴无余。
 
    这个人的目光竟恍如实质,较之所谓的目光如剑尤甚,该当说是目光亦是剑才更为恰当!
 
    还有他的声音,也如同剑鸣一般的铿锵阵阵,带着一种凌人之气。
 
    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在此拦路?”
 
    他的口气之冲,就如同是随时都要找人干仗也似,尽是不耐烦不消停的烦躁味道。
 
    春氏家族为首的一九重山高手心下登时一阵闷,暗道:我们干啥了?我们怎么就拦路了?
 
    你这么说话分明是没事找麻烦啊!
 
    但形势比人强,人家拳头足够大,己方是万万惹不起的,只能委曲求全,期许忍下这一时之气,能够保得百年之身!
 
    “我们一行人急于返家,兼程赶路,但是走到这里适逢大雪封路,实在没奈何之下,只好原地修整,稍等一下再走,若是打扰了列位的游兴,在下代己方众人向诸位致歉。”
 
    那春氏家族的九重山高手尽量将自身身份放低,异常和气、甚至是很谦卑地说道:“各位这等天气亦兼程不歇,想必亦是有事,交浅不敢言深,还请自便。”
 
    剑尊者哼了一声,目光满满狐疑的注视了他们片刻,突然厉声道:“尔等这么多的高阶武者凑在一起赶路?你们是感觉我瞎了不成?痛快说你们的身份来历背景,这时候在此安置,意欲何为!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面对剑尊者突如其来的声严厉色,四大家族的高手们齐齐一阵无语。
 
    知道你们四季楼牛逼,也知道你们惹不起;但彼此素昧平生,你们就直接将我们当做犯人审问起来却是什么道理?
 
    可是这个道理却是讲不了的,对方拳头大,那就是道理大,四家高手久历江湖,如何不明白这层道理,是以——
 
    “我等乃是春夏秋冬四家之人;此行出来乃是因为一桩四家公案。”春氏家族这位高手忍气吞声的道:“剑尊者当面,我们唯有敬重,绝不敢有丝毫冒犯。”
 
    “春夏秋冬?四大家族?”剑尊者冷冷道:“听说你们四大家族的人现在一个个混得风生水起,很是春风得意嘛;难怪大雪天还这么大模大样的横在路中间,拦住我们的路,这是发财了吧?还是找到靠山了?”
 
    一边,冰尊者冷凄凄的说道:“老大,无谓节外生枝,跟这些人为难个什么劲?我们还是赶紧去天唐城找那个姓雷的!”
 
    “哼!”
 
    剑尊者满心不情愿的哼了一声,喝道:“走!”
 
    剑尊者骤闻噩耗,此际正是一肚子悲愤外加一肚子闷气,没处发泄;本想籍着眼前的这些人大杀一场以泄心中闷气。
 
    左右四季楼布武天下血洗江湖的号令已下,见人就杀又怎么了?
 
    碰着我们算你们倒霉,尤其还是在我们心情不好的,自然就是倒了血霉,不见血怎么行?!
 
    但冰尊者这么一说,他却势必不能不给自家兄弟面子,道:“罢了,今日就放过你们,哼,你们这次能活着回去,记得上两注高香叩谢列祖列宗吧。”
 
    这是将冰尊者当做了我们的列祖列宗么?
 
    四大家族方面的人手暗气暗憋,气得肝都肿了,但面上还要维系谦恭,再如何的敢怒也是不敢言的,眼看着四大杀神侧身而过,那冰冷的杀机犹在笼罩全身。
 
    已经走到数十丈外的剑尊者哼了一声,骂道:“出门在外居然还有帐篷,居然还在喝酒,好大的派头。”
 
    信手一挥,一道剑气骤然飞出,嚓的一声轻响,早已将冬天冷四人喝酒的帐篷直接从中间削断。
 
    冬天冷等四人这会正在喝酒,完全就没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变生肘腋之间,只感觉头皮一凉,刷的一声,及至抬头看去,却见帐篷顶部已经整个的飞了出去,随即,漫天大雪呼啦啦地落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我草你伊拉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下意识的欲待跳脚大骂,话还没完全出口就被捂住了嘴巴,只听到自家护卫颤声说道:“我的小祖宗……你可收声吧……你再出声,保证比上次还惨,上次是受伤,这次连伤都不会受,直接就是一个死字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登时一阵懵逼,定睛看向其他的侍卫,却见一个个看着自己的眼神尽都充满了惊惧,其中几人,在这漫天大雪之中,居然被冬天冷这一句骂吓得脸上全是冷汗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冬天冷心念转动之间,骤起一股悚然心思。
 
    能让四大家族这么多人还能这样子的……事情绝对不单纯,但,到底是什么古怪事情发生?
 
    “那是四季楼的四大尊者……”冬家护卫青白着脸:“咱们赶紧走,尽速离开这是非之地!”
 
    “四季楼的四大尊者?”冬天冷也吓了一跳,脸色一白:“我曹!此处果然是是非之地,不可久留……赶紧走是正经!”
 
    惊魂未定的一行人冒着风雪急疾上路,一边走,一边后怕。
 
    “四季楼的顶级强者怎么到了这边来?”冬天冷白着脸:“你们刚才得罪他们了?怎地将我们帐篷掀了?

当前网址:http://dazzosys.com/a/shenshengjihuaruanjianguanwangwangzhi/20180504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